莆田第十中学 欢迎您!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莆田第十中学 >> 书香校园 >> 读书活动 >> 正文
校园优秀小小说作品选登《鲸歌》
【字体: 】【发布时间:2017-10-12】 【作者:/来源: 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 

校园优秀小小说作品选登

鲸歌

高一18  赖俊生

摩尔曼斯克,北冰洋沿岸最大的港口城市。

临港的炎白灯塔矗默在科拉湾旁,由来已久,却看不见光阴的刻痕。老人裹紧了大衣。缩在摇椅里。窗外是自古不变的茫茫飞雪与远处行色匆匆的游人。与来来往往的闪烁车灯、霓虹厦、巨幕广告一如既往地循环,似不夜的笙歌。壁炉里的灯光映着老人瘦骨嶙峋的身影与粗糙的石壁辉映。而四下一片黑暗,只有塔顶炽亮的光在漫漫极夜中为往来游船指引来路归途。小小的、破旧的窗,仿佛隔开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。而这个不知名的老人不是没有得到光,只是少了点,只足以暖身罢了。

忽然,皑雪覆盖的静寂海岸,传来了奇特的声响。老人拍了下脑袋,笑了笑,拾起壁炉旁的破冰镐,踉踉跄跄地下楼,冒着大雪走到岸边,不禁嘟嚷:“今年的冬天真冷阿。”裹了裹大衣,呼吸着来自北冰洋凛冽刺骨的空气,咳嗽几声,面色涨红。在块在块的蔚蓝的浮冰间,一条条白鲸搁浅。杂乱无章地游动着。“小家伙们,说了多少次了呀,怎么还来这玩得傻傻不回去。”老人下到水里,刺骨入髓的寒冷令他顿了顿,操起破冰镐,熟稔地为白鲸一道水线。却丝毫没有让他暖和些许。白鲸簇拥着游过老人身旁,用嘴触碰了下老人,老人笑呵呵地摸着白鲸的头。

老人目送白鲸们离去,待到鲸歌声掩藏在深不见底的大洋中。老人抬头,望着回处飞扬的雪,嘴角有些干涩。这是默片,只有上帝能给配字幕。老人觉得足够,就算什么改变都没发生,至少,比别人多了几张独属于自己非同寻常的相片,这便是意义存在的意义。

城市沉默于极夜的漫长,看不到曙光。老人从破旧的木屋出来,下电车的时候,灯火万家,却独没有一盏为他而候。老人又开始他新一天的工作,手上拎着用微薄工资买的啤酒,他躺在摇椅里,窗外声色犬马,而他只是个守塔人,热烈与否都与他无关。老人想了想是什么支撑着他活下去。是不走到最后,就做不到恍然大悟;是深夜是每一个疯狂的梦;是对明天的幻想。还是问自己这个问题时想活下去的心。老人眠了口小酒,感觉到满嘴苦涩入肠,屋顶不知何时破了个洞。寒风正烈,老人裹紧了大衣。随摩尔曼斯克,个处于极夜的城市共眠。

游船不知今晚科拉湾的灯塔不如往常一般准时亮起。天空中忽然出现了璀璨的极光,螺旋的光柱冉冉上升,明亮如流水般扫过下方的云层。鲸歌响起,一群白鲸娓推而来。所到之处,浮冰碎裂,似是冬夜的阴霾也消了几分。它们欢乐地在海中游动,望着暗淡的灯塔。

“醒醒阿,我们为你带来了北大西洋暖流。”

无人与我捻熄灯,无人共我书半生。无人陪我夜已深,无人问我杨可盗。但乾坤万淼,浩大宇宙,总有欢喜城,予你长歌暖浮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