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优秀小小说选登《从此,四月春暖花开》_莆田第十中学 
莆田第十中学 欢迎您!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莆田第十中学 >> 书香校园 >> 读书活动 >> 正文
校园优秀小小说选登《从此,四月春暖花开》
【字体: 】【发布时间:2017-11-20】 【作者:/来源: 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 

从此,四月春暖花开

高一(17)班     戴琳琳

她抬头望天空,没有星星,甚至连月亮也没有。清明的泪珠从脸庞滑落。妆花了。以后,我就是四月。

很别扭,她第一次知道四月也这么累。不论何时,脸上都是笑。好像一月更轻松,可惜,一月当不了四月了。她不停地将水拍在脸上,好像这样会清醒一点,不会再想四月了。可只要闭眼,她看到的就是四月浑身鲜血的模样。四月说,她想要四月活着。于是,四月活着。

她望着镜中的自己,很像四月。可能人待在一起久了便会越来越像。可除了长相,她们几乎无处相像。恰如其名,一月和四月。四月像是个天生的公主,优雅而温柔。而她十三岁便混迹于酒吧,学会了抽烟、喝酒。但她是个好女孩。外头传来声响,下班了。她走出卫生间,人已散尽。她也匆匆离去。地铁里的汗味总会给人一种晕眩感,她提着一大袋水果,晃着晃着,就到了家。她轻轻找开房门,里头的老太便传来声响“四月来了呀”。“嗯,奶,是四月”。她压低声音,模仿着四月。其实四月妈妈特别讨厌她,至少她这么觉得。她刚被爸爸带回来那天,四月妈妈便用一种极其可惜的眼神看她,直到现在她才看懂,那眼里是怨恨和厌恶。她的妈妈是小三,一种很让人讨厌的人。她不知道妈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但她讨厌她。四月妈妈不说讨厌,她是恨,但讨厌一月,她总说一月就是贱种儿。自送她来到这儿,她便再没见过爸爸,但四月妈妈却没赶她走。可能是为了报复吧,她想。四月妈妈第一次打她是因为她戴了四月的发夹,她解释那是四月送给她的,但四月妈妈还是打她。她逃过,可还是回来了。后来,就习惯了被打。她不知怎的,四月妈妈也不怎么打了,可能是因为四月挡着吧,她觉得四月特别好。

她本是个很安静的孩子,可能是自卑吧。或许是青春期促使,她开始混酒吧,成了一名小混混。大家喜欢叫她败类,四月妈妈总说她和她妈妈一个贱样儿。可四月说,她很酷。她想,她要酷酷地保护四月一辈子。

“妈”她轻轻推着轮椅,“你去阳台晒会儿太阳,饭就好了”。大概她二十岁那年,四月妈妈突然看不见了。刚开始,四月妈妈就像疯了一样,拼命地砸东西,后来,她便很少开口说话。那时,她和四月都上大学,她辍了学,去酒吧唱歌,白天就发发广告,送外卖什么的。她想,她能撑起这个家。四月一毕业就进了大公司,于是她就专心唱歌了。

她默默在厨房腾着,思绪却不见于千里之外。忽的,刀口一撇,血渐渐外溢。红的可怕,一如当时。虽很早便混在酒吧,可棱角依然,她仍那样直来直往。可,不是所有人都会喜欢这样性格的人。那日,一切猝不及防。一群小混混不知何时突然闯入她的视野。她强装镇静,将四月拉往身后。身后的四月望着那群人,瞥见他们手上的刀,冷汗直冒。突然,那刀指向了一月,一月愣住,只知道握着四月的手。汗越来越多。四月开始抽拉,也不知哪来的勇气,四月拿起酒瓶向对头的人扔去,对方似乎被惊往,没走开,正中脑门。那人似乎是带头的,他身后的人恼了。一月拉起四月的手就要跑,可一个趔趄,四月仰身向吧台摔去。台上的东西掉落,吧台欲倒。她慌了,可只那刹,四月已面目全非,她看到的只有面。泪止不住地下落,她失神地拔去四月身上的碎片,玻璃,洒杯,分不清手上的血是自己的还是四月的,只觉手和心一样,火辣辣地疼。好很慌,脸上的恐惧就像那年第一次被四月妈妈打时的样子……

四月的最后一句话是,她想要四月活着。

可能活着的本该就是四月吧,只要四月没来酒吧找她,只要她没出现在这儿,没来这个家。她知道,她的出现从始至终,本就不该。从来到这个家,她总觉得她夺走了四月的什么,现在懂了,是命。四月应该活着,四月妈妈希望,四月的朋友希望,四月同事希望,一月也希望。于是四月活了下来,死的是一月。

……

夜出奇的静,四行泪下,一月,四月妈妈。四月妈妈比谁都了解四月,她都知道,比谁都知道,也一直知道。可是活着就好好。

只要从此,这世界再无一月,只月四月春暖花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