失眠_莆田第十中学 
莆田第十中学 欢迎您!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莆田第十中学 >> 书香校园 >> 读书活动 >> 正文
失眠
【字体: 】【发布时间:2018-03-28】 【作者:/来源: 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
失眠

莆田第十中学  郑梦凡   指导老师:游雪娜

  11.58分。

  沈黎迟乏倦地瞥了眼茶几上的闹钟,烦躁的揉了揉蓬乱散下的长发,把身子缩成一小团,有些年头的田园风布艺小沙发发出吱呀的声响,在寂夜中格外清晰。

     街边路灯一点一点,连接成一条看不见的路。世界一点点在墨色中沉沦,仿佛坠入深深海底,耳旁只有簌簌的泡沫声。

  她缓缓闭上眼睛,睫毛微颤。只能听到心脏剧烈的跳动,时间一点点消磨,温热的血液在体内流动。

    身体和心智似乎渐渐沉沦,堕入无际黑暗。又出现了,那个画面,心猛然褶皱成一小团,一行温热的泪无助地滑落下来,滑过鼻尖,略带咸涩的痛,融入冰冷的空气。

     睁开眼,眼前依旧一片混沌。

     她低声咒骂了一句,嗓音沙哑,猛地一下瘫坐起来,随手拿起沙发旁一瓶开了罐的啤酒,粗暴地仰头灌下,酒液从嘴中溢出,这种麻醉的痛感对于她来说像是另一种解脱,至少不会太难过。酒弄脏了睡衣的衣领,颊边还有浅浅泪痕。

   她突然大笑起来,长发微微遮住面颊,还是那样妩媚动人,带着颓废的美感。

   沈黎迟啊,沈黎迟。

     你可真够狼狈,把自己折腾成这般颓废模样。

     怎么这么久了,还是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“好久不见啊。”熟悉温暖的声线以340m/s传入耳中,瞬间击毁了沈黎迟苦苦建造起的防线。她一怔,整个人颤抖起来。

     是莫川。

     他似乎比以前还要高,应该有一米八几了吧,记着以前他总是嘲笑她的矮个子,觉得她一米六的个子和他走在一起就像爸爸带着女儿一样。他似乎长胡子了,毛毛绒绒,不似记忆里那般青涩懵懂了,带上一点陌生的成熟的味道。穿着简单干净的蓝色恤衫,卡其色的及膝裤子

     他们已经分开78天了。

     而现在,他就站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 沈黎迟不敢看他的眼睛,她屏住呼吸,感觉空气愈发稀薄,有种压抑感。这样的自己,真是懦弱又可笑啊。明明期待见到他期待了那么久,到头来又是自尊心在作祟。

     记着之前有人问过沈黎迟,说。黎迟啊,你知道喝酒和喝水的区别吗?那时黎迟一头雾水笑着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 可这一瞬间她突然明白了。

     水啊越喝越暖,酒啊越喝越凉。

     她近乎嘲讽地笑了笑,轻轻勾起嘴角,长长的睫毛,歇落在柔和的脸颊上,像展翅欲飞的蝴蝶。

     真的觉得自己好矫情, 在每次想起他的时候, 总以为自己释怀了 ,可当我听到那些歌 ,梦里梦到那些画面, 眼圈泛红却再也落不下泪的时候, 我知道我在自欺欺人。 也罢, 忘不掉, 就记着他好了 。

     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, 冬天没有他的怀抱她有她的大外套。 没有他的关心,她可以学会照顾好自己 。没有他的日子,她可以慢慢熬 。她要学会把所有愚勇熬成温柔

     她脸上的表情像湖水一样,平静脉脉,却也再无波澜。

  想写封信给他,素白信筏上以毛笔蘸墨,只是竖行写下一句话。

   “我不会再给你,让我失眠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这世上失眠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孤独漂泊的灵魂在寂夜中沉默。

 

该文获“新人杯”全国校园文学大赛一等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