莆田第十中学 欢迎您!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莆田第十中学 >> 书香校园 >> 文学教育 >> 正文
驿外断桥边
【字体: 】【发布时间:2017-03-13】 【作者:/来源: 原创 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
驿外断桥边

鲍燕华  高二(12

“故里无人,雪无痕,季节无缘撇了恨。”在某一瞬间,好想在日记中写下这句话,给不安的青春一个躁动的理由。但是,这个理由很轻,飘到天空,成了浮云,我想就这样不恨不悔地挥手作别。蓦地,年华如水,将我的纸船扯破,蔚蓝的星空,繁星点点,数落谁的不是?一路有你,而你是谁?

无法释怀,在台风过那个蓝蓝的天空下,我在人群中憧憬着孤单,清晰在左,陌生在右,那一年,缘份轻了我却沉重了。十年前不费感情的偶遇,十年后只剩下背影。看着清晰,因为不懂,所以陌生。蓝天下,我只剩下倾诉的资格。倾诉早晨,中午、晚上一整天的是是非非。习惯了在昨天和明天找寻今天的答案;情缘,我这一半是重的,别人另一半是轻的,所以我们之间的缘份是轻的。因为很轻,我祈祷蒙古高原的寒风把变轻的那一半缘分吹到远方,吹到今生我到不了的地方。橡极了候鸟南迁;看不见,听不见,心却伤。命运有的很会捉弄人。当你风华正茂,淡着理想的时候,缘分深沉得季节都不忍离去。但到把运气挥霍一空,在孤独中老去。怎么会?质量明明是守恒的,缘分莫明地变轻。缘分太轻,被季风吹散,却被伴在野外的荒草间,冷得瑟瑟发拌。缘分尽头,一座桥连着来世与现世。再没有端碗热汤叫卖的孟婆,我选择无愧,选择忘却。

我的来世,还未来到,真的未来,像驿馆外县于陡崖的竹桥——却是断桥。站在这县空的断桥上,架空了的现实,断桥,断了我的缘分,断了我的亢。留我在桥面承重那些曾经,曾经,梦醒。

“走开,小丑!”彷徨,呐喊……口号也算是我的抗争,或许是的。无所谓仇,无所谓敌,我情愿保持着寂寞的姿态;让某些小角色遗忘在记忆里。今生有缘,所以有一面之及,但他们的缘分很卑微,一路上听不到他们的笑声了。我不知该留别还是别留,挥一挥手,逃离那像独角戏的电影。突然有报复之后的抒怀,除了沉默,我什么也没涉及。但是,友情到了尽头,是别人的错。一路上有些风景可有可无,多一半或少一半,我照常记得和遗忘。

“失意时安慰你的才是真的朋友。”朋友打来电话,说了很多除安慰之外的话。一路有你,我是谁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一路有你。

友情,是旅程中的风景,不一足景色分明,但分得清黑与白。正如驿馆之外,断桥边的小酒楼,挂着“酒”字旗帜,迎着风儿飘。远远地,只能辨别浑然一色的小酒楼与山色。身心疲惫,走进这家小店温壶小酒,一醉方休,最后清醒在这断桥之上。

我在这头,岸在那头,桥在心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