莆田第十中学 欢迎您!
今天是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莆田第十中学 >> 校园文化 >> 晨风翱翔 >> 正文
一季梨花,一生情
【字体: 】【发布时间:2018-01-09】 【作者:林海钰/来源: 】 【阅读: 次】【关闭窗口】
 

  清明又至,清明节也随之而来。又踏上了那条久违的道路,说不出是熟悉还是陌生。多少年没有踏上这条路?曾经的泥泞小道,已经变成了整洁又笔直的马路,两侧的树木也彰显宁静,在清明节的凄清氛围里增添了肃穆。外婆家早已不是曾经的破旧,如今,红瓦白墙的三层小楼比比皆是。在清明节宁静的氛围中,显得格外淡雅,相比之下,一个杂草横生的院子,两间破烂不堪的房屋显得格格不入。那便是外祖母生前,居住的老屋,幼时的我经常嬉戏的老屋,曾祖母去世后,屋子便无人居住了,也无人清理,更显凄清。木门上挂了把铁锁,那把铁锁放在那里,早已锈迹斑斑,正如曾祖母的一生,饱经沧桑。木门前枣树下的石凳,依旧光滑,但却布满灰尘。曾祖母辞世后,便再没有人记起当年的石凳,依旧光滑,此时见到它,却是那么的亲切,就如失散多年的老友重又相逢。眼光迷离中,我仿佛又看到曾祖母手持蒲扇,端坐在石凳上,翘首以盼,等我归来。那屋的陈设是怎样的,我早已不记得,但曾经的点滴却历历在目。

    曾祖母生于战争年代,并未受过教育,但我却知道她非常渴望知识的,当我坐在门前的石凳朗读刚认识的汉字,她便会停下手中的忙碌,认真听着,她总喃喃着:“孩子,你以后要好好学习,多识字,有了文化才能做很多的事,我就没文化,一辈子没本事。你曾祖父有文化,会写很多字……”曾祖父去世的早,可每次提起他的时候,曾祖母便会露出灿烂的笑容,她眼里的柔情使我动容,两位老人没有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”的誓言,也没有“一生一世一双人”的承诺,然而他们却有曾经平凡的生活和细微的关怀。

    曾祖母是极其爱我的,曾祖母的脚很小,她喜欢光脚走在乡间坑坑洼洼的土路上,而我也总学她的样子,光着小脚丫一路跟着她,这时,曾祖母便会像变戏法似的从兜里拿出一颗糖或几块饼干,喜滋滋的看着我,然后给我讲故事,不,是她亲眼目睹的事情,是曾祖母的记忆。曾祖母是非常讨厌战争的,她深知战争带来的后患,战争导致家破人亡,妻离子散。说起这战争,我仿佛看到了曾祖母眼中的泪水,因为曾祖父也是牺牲在冲锋的路上,透过曾祖母的泪水,我仿佛学到了很多。

    暮春的风又起了,幽幽梨花香迎面而来,沁人心脾。老院的墙低矮,不及我的身高,我一仰头便看到院内的一树梨花,轻风的轻抚下悠悠洒洒。那便是曾祖母一生都至爱的梨花,如雪般纯洁无瑕,八年前曾祖母就是在梨花飘落的时节里去的,带着一脸安。此时,梨花烂漫依旧,却无人观赏。